第十一篇 九地

【原文】
 
孙子曰:用兵之法,有散地,有轻地,有争地,有交地,有衢地,有重地,有圮地,有围地,有死地。诸侯自战其地者,为散地。入人之地而不深者,为轻地。我得亦利,彼得亦利者,为争地。我可以往,彼可以来者,为交地。诸侯之地三属(1),先至而得天下之众者,为衢地。入人之地深,背城邑多者,为重地。山林,险阻、沮泽,凡难行之道者,为圮地。所由入者隘,所从归者迂,彼寡可以击吾之众者,为围地。疾战则存,不疾战则亡者,为死地。是故散地则无战,轻地则无止(2),争地则无攻(3),交地则无绝(4),衢地则合交(5),重地则掠(6),圮地则行,围地则谋,死地则战(7)。
 
所谓古之善用兵者(8),能使敌人前后不相及,众寡不相恃(9),贵贱不相救(10),上下不相收,卒离而不集,兵合而不齐。合于利而动,不合于利而止。敢问:“敌众整而将来,待之若何?”曰:“先夺其所爱,则听矣(11)。”兵之情主速,乘人之不及,由不虞之道(12),攻其所不戒也。
 
凡为客之道(13),深入则专,主人不克(14);掠于饶野,三军足食。谨养而勿劳,并气积力(15);运兵计谋,为不可测(16)。投之无所往(17),死且不北(18)。死焉不得(19),士人尽力。兵士甚陷则不惧,无所往则固(20),深入则拘
(21),不得已则斗。是故其兵不修而戒(22),不求而得,不约而亲,不令而信。禁祥去疑(23),至死无所之。吾士无余财,非恶货也;无余命,非恶寿(24)也。令发之日,士卒坐者涕沾襟,偃卧者涕交颐(25),投之无所往者,诸、刿之勇(26)也。
 
故善用兵者,譬如率然(27)。率然者,常山(28)之蛇也。击其首则尾至,击其尾则首至,击其中则首尾俱至。敢问:“兵可使如率然乎?”曰:“可。”夫吴人与越人相恶也,当其同舟济而遇风,其相救也如左右手。是故方马埋轮,未足恃也 (29);齐勇若一,政之道也 (30);刚柔皆得,地之理也(31)。故善用兵者,携手若使一人(32),不得已也。
 
将军之事,静以幽,正以治 (33)。能愚士卒之耳目,使之无知;易其事,革其谋(34),使人无识;易其居,迂其途,使人不得虑。帅与之期,如登高而去其梯(35),帅与之深入诸侯之地,而发其机(36),焚舟破釜。若驱群羊,驱而往,驱而来,莫知所之。聚三军之众,投之于险,此谓将军之事也。九地之变,屈伸之利(37),人情之理,不可不察也。
 
凡为客之道,深则专,浅则散(38)。去国越境而师者,绝地也(39);四通者,衢地也;入深者,重地也;入浅者,轻地也;背固前隘者,围地也(40);无所往者,死地也。是故散地,吾将一其志;轻地,吾将使之属;争地,吾将趋其后;交地,吾将谨其守;衢地,吾将固其结(41);重地,吾将继其食;圮地,吾将进其途;围地,吾将塞其阙(42);死地,吾将示之以不活。故兵之情:围则御,不得已则斗,过则从(43)。
 
是故不知诸侯之谋者,不能预交;不知山林、险阻、沮泽之形者,不能行军;不用乡导者,不能得地利。四五者,不知一,非霸、王之兵也(44)。夫霸、王之兵,伐大国,则其众不得聚(45);威加于敌,则其交不得合。是故不争天下之交(46),不养天下之权(47),信己之私(48),威加于敌,故其城可拔,其国可隳(49)。
 
施无法之赏(50),悬无政之令(51)。犯三军之众(52),若使一人。犯之以事,勿告以言;犯之以利,勿告以害(53)。投之亡地然后存,陷之死地然后生。夫众陷于害,然后能为胜败。
 
故为兵之事,在于顺详敌之意(54),并敌一向,千里杀将,此谓巧能成事者也。
 
是故政举之日,夷关折符(55),无通其使;厉于廊庙之上(56),以诛其事。敌人开阖,必亟入之(57)。先其所爱,微与之期(58)。践墨随敌(59),以决战事(60)。是故始如处女,敌人开户;后如脱兔,敌不及拒(61)。
 
【注释】
 
(1)三属:属(zhǔ),连接。指敌我和其他诸侯国连接的地区。
 
(2)无止:止,停留。不要停留。
 
(3)争地则无攻:双方必争的要害地区,应先敌占领,若敌人已先占领,则不宜强攻。
 
(4)交地则无绝:绝,断绝。在“交地”要注意军队部署能互相策应以确保联系,不可断绝,以防敌人截击。
 
(5)衢地则合交:在“衢地”要同相邻诸侯国加强外交活动,结交诸侯。
 
(6)重地则掠:军队进入“重地”要征掠敌国的粮秣,保障自己部队的供给。
 
(7)死地则战:处于“疾战则存,不疾战则亡”的“死地”,就应激励士卒殊死战斗,死中求生。
 
(8)古之善用兵者:汉简《孙子兵法》此句为:“所谓古善战者。”
 
(9)众寡不相恃:使敌军的主力和小部队之间不能互相依靠和协同作战。
 
(10)贵贱不相救:使敌军的官兵之间不能相救应。贵贱,古时指地位高贵和地位低微的人,这时指将官与士卒。
 
(11)先夺其所爱则听矣:爱,指敌人最关注、最重视的地方。指首先攻取敌人所必救的要害之处,敌人就会被迫听任我的摆布了。
 
(12)由不虞之道:虞,预料。这句是说,要走敌人预料不到的道路。
 
(13)为客之道:指进入敌境作战的原则。客,客军,即离开本国进入别国作战的军队。
 
(14)深入则专,主人不克:专,专心一意;主人,被进攻的国家或军队;克,战胜。指深入到敌国境内,士兵就会专心一致不敢逃亡,只好拼命作战,敌军就会抵御不住。
 
(15)谨养而勿劳,并气积力:指要注意休整,别让部队过于疲劳,要提高士气,积蓄力量。
 
(16)为不可测:使敌人不可推测。汉简《孙子兵法》,测作贼。
 
(17)投之无所往:投,投放、投置。把部队放置于无路可走的绝境。
 
(18)死且不北:死也不会败退。
 
(19)死焉不得:指士卒死都不怕了,哪还有什么不可得呢?
 
(20)无所往则固:固,牢固,这里指军心稳定。别无去路时军心就稳固。
 
(21)深入则拘:拘,束缚,这里指人心专一而不涣散。深入到敌国之后,士卒就不会散漫了。
 
(22)是故其兵不修而戒:不修,即不用整顿、告诫。因此这样的军队不用整顿而会自动戒备。
 
(23)禁祥去疑:祥,妖祥,这里指占卜等迷信活动。禁止迷信活动,消除疑虑和谣言。
 
(24)无余命,非恶寿:恶,厌恶;寿,寿命。指士卒不怕死,并不是不想活下去。
 
(25)偃卧者涕交颐:偃,仰倒;颐,面颊。
 
(26)诸、刿:诸,专诸,春秋时吴国的勇士;刿(ɡuì),曹刿,又名曹沫,春秋时鲁国武士。
 
(27)率然:古代传说中的一种蛇。《神异经西荒经》:西方山中有蛇,头尾差大,有色五彩。人物触之者,中头则尾至,中尾则头至,中腰则头尾并至,名曰率然。
 
(28)常山:即恒山。汉简《孙子兵法》中作恒山。恒山在今山西浑源县东南,是五岳中的北岳。西汉时为避讳汉文帝刘恒的恒字,改为常。北周武帝时,又改称恒山。
 
(29)方马埋轮,未足恃也:方,并列,指系在一起的意思。把马并排地系在一起,把车轮埋起来,想以此来稳定军队,是靠不住的。
 
(30)齐勇若一,政之道也:政,这里是治理、领导的意思。使全军上下齐心协力、英勇奋战如同一人,才是军队思想政治工作所应坚持的原则要求。
(31)刚柔皆得,地之理也:要使强者和弱者都能发挥作用,在于适当地利用地形,使我军处于有利的态势。
 
(32)携手若使一人:携手,提挈。提挈三军,就像使用一人那样容易。
 
(33)静以幽,正以治:静,镇静,沉静;幽,深邃;正,严正,公正;治,治理,有条理。镇静以求深思,严正而有条理。
 
(34)易其事,革其谋:易,改变,变化;革,变更,更新。战法经常变化,计谋不断更新。
 
(35)帅与之期,如登高而去其梯:之,代词,指部属,军队。将帅授给部属的任务,要像叫人登高后抽去梯子那样,使他们能进而不能退。
 
(36)发其机:扳动弩机,喻决战事。
 
(37)屈伸之利:伸,伸展;屈,曲、不伸展。根据情况,该屈则屈,该伸则伸,这样最为有利。
 
(38)深则专,浅则散:指在敌国作战,深入则士卒一致,浅则士卒涣散。
 
(39)去国越境而师者,绝地也:离开本国,跨越邻国,进入敌国作战的地区,叫作“绝地”。
 
(40)背固前隘者,围地也:前进困难,后退受阻,易被包围的地域叫围地。
 
(41)固其结:巩固与诸侯国的结盟。结,指结交诸侯。
 
(42)塞其阙:阙(què),缺口。堵塞缺口,使士卒不得不拼死作战。
 
(43)过则从:过,指深陷危境的意思。深陷于十分危险的境地,就容易指挥。
 
(44)四五者,一不知,非霸、王之兵:九地的利害,有一不知,就不是霸王、王者的军队。四五者,曹操注:谓九地之利害。霸王之兵,是指强大的军队。
 
(45)其众不得聚:指能使敌国军民来不及调动和集结。
 
(46)不争天下之交:没有必要争着和别的国家结交。
 
(47)不养天下之权:没有必要随便在别的国家培植自己的势力。
 
(48)信己之私:信,伸,伸张;私,指自己的意图。伸张自己的战略意图。
 
(49)隳:通“毁”,毁坏,毁灭。
 
(50)施无法之赏:施行超出法定的奖赏,即所谓法外之赏。
 
(51)悬无政之令:悬,悬挂,这里指颁发。颁发打破常规的号令,即所谓政外之令。
 
(52)犯三军之众:犯,使用、指挥、运用。指挥三军上下行动。
 
(53)犯之以利,勿告以害:驱使士卒完成某项任务时,只告诉他们有利的一面,而不告诉其危险的一面。
 
(54)顺详敌之意:详,通“佯”。假装顺从敌人的意图。曹操注:“彼欲进,设伏而退;欲去,开而击之。”
 
(55)夷关折符:符,古时用木、竹、铜等做成的牌子,上刻图文,分为两半,各执一半,作为凭证。即封锁关口,废除通行凭证。
 
(56)厉于廊庙之上:厉,磨砺,这里是反复计议的意思;廊庙,即庙堂。在庙堂上反复计议作战大事。
 
(57)敌人开阖,必亟入之:阖(hé),门扇。开阖,打开门扇出现空隙。敌人一旦出现空隙,必须迅速乘虚而入。
 
(58)先其所爱,微与之期:爱,珍爱,要害;微,无,不要;期,日期,指约期交战。首先夺取敌人的要害之处,不要与敌人约期会战。
 
(59)践墨随敌:践,实行;墨,墨线,这里指既定计划、原则。指实施计划时,要随着敌情的变化而不断加以改变。
 
(60)以决战事:以解决战争胜负问题。
 
(61)始如处女,敌人开户;后如脱兔,敌不及拒:起先如处女般柔弱沉静,使敌人放松戒备;随后如脱逃的兔子一样迅速行动,使敌人来不及抗拒。
 
【翻译】
 
孙子说:按照用兵的一般规律,战场的地形种类有“散地”“轻地”“争地”“交地”“衢地”“重地”“圮地”“围地”“死地”九种。诸侯在自己领地内作战的战地,叫作“散地”;进入敌境不远的战地,叫作“轻地”;我军先占领于我有利,敌军先占领于敌有利的战地,叫作“争地”;我军可以前往,敌军也可以前来的战地,叫作“交地”;与多国毗邻,谁先到就可以获得诸侯列国援助的战地,叫作“衢地”;深入敌国腹地,背靠敌人众多城邑的战地,叫作“重地”;山高水险、林木森严、池沼错综,难于通行的战地,叫作“圮地”;行进的道路狭窄,退兵的道路迂远,敌军能以少击众的战地,叫作“围地”;奋起速战就能生存,不奋起速战就会全军覆灭的战地,叫作“死地”。因此,处于散地不宜作战,处于轻地不宜停留,处于争地不要勉强强攻,处于交地要保证队伍能相互策应而不被截断,进入衢地应该主动结交诸侯,深入重地要掠取军需物资,遇到圮地则必须要迅速通过,陷入围地就要设计脱险,置于死地就要力战求生。
 
古代善于指挥作战的人,能使敌军首尾不能相互策应,主力部队与非主力部队不能相互依靠,官兵之间不能相互救援,军中上下级之间不能互相统属,士卒溃散而不能集合,即使集合也无法展开统一行动。于我有利就战,于我不利就不战。或许有人会问:“如果敌军众多且又阵势严整前来进攻,该如何应付呢?”答案是:“先夺取敌人所必救的要害之处,这样敌人就不得不听任我们的摆布了。”用兵作战的原则贵在神速,要乘敌人措手不及的时机,从敌人意想不到的道路,攻击敌人防备虚懈的地方。
进入敌国境内作战的一般规律是:越深入敌国腹地,我军军心就要越坚固,敌人就越难战胜我们。同时到敌国富饶的乡野掠取粮草,以保证我军的补给充足;要注意休整,使军队不过于劳顿,要保持士气,养精蓄锐;部署兵力要巧用计谋,使敌人无法揣测我军的虚实和意图。把将部队置于无路可走的绝境,士卒就会宁死不退;士卒既然连死都不怕,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得呢?那样,全军将士也必然会竭尽全力与敌人殊死作战。这样当士卒真正深陷绝境时,就会无所畏惧;无路可走,军心反而会更加稳固;越是深入敌境,部队的凝聚力就越强;迫不得已时,将士们就会殊死战斗到底。在这种情况下,军队不用整治也会加强戒备,不用鼓励也能积极完成任务,不用约束也能亲密团结,不需要三令五申也能遵守法令。在军中禁止占卜迷信,要消除部属的疑虑,部属就至死也不会逃跑。士卒们不留多余的财物,并非他们不爱财物;士卒们将生死置之度外,并不是他们不想活命。作战命令下达时,坐着的士卒泪沾衣襟,躺着的士卒泪流满面,但一旦将他们置于无路可走的绝境,他们就会像专诸、曹刿一样勇敢了。
 
善于指挥作战的人,能使部队自我策应如同“率然”蛇一样。率然是生活在恒山的一种灵蛇。这种蛇,打它的头,尾巴就会来救应;打它的尾巴,头就会来救应;打它的腹部,头尾都会来救应。有人问:“军队有可能指挥得像率然一样灵活吗?”答案是:“可以。”吴国人和越国人原本相互仇恨,但当他们同船渡河而遇上大风时,他们相互救援,就如同人的左右手一样自然熟练。因此,想用缚住马缰、深埋车轮这种显示死战决心的办法来稳定部队,是靠不住的。要使全军上下齐心协力、勇敢如一人,靠的是统兵治军有方。要使勇敢的人和怯弱的人都得以充分发挥作用,关键在于合理利用地形。善于用兵作战的人,能使全军上下携手团结如同一人一样服从指挥,这是由于客观形势迫使部队不得不如此。
 
作为统帅,考虑谋略要做到沉着冷静而又幽深莫测,管理部队要公正严明而又有条不紊;要能蒙蔽士卒的耳目,使他们对军事行动一无所知;要能临时变更作战部署,改变原定计划,使人无法识破真实用意;要不时变换驻地,故意迂回前进,使人无从推测意图;向部属下达作战命令要像登高抽去梯子一样,使士卒有进无退;率众深入敌国领土作战要像弩机射出的箭一样,准确捕捉战机,焚舟砸锅一往无前。指挥士卒要像驱赶羊群一样,赶过来,驱过去,而不让他们知道究竟要到哪里去;集结全军要把他们置于险境,迫使全军拼死奋战。这是统帅的职责。各种地形的灵活运用,攻守进退的利害关系,士卒在不同环境中的心理变化规律,这些都是将帅必须认真考察研究的问题。
 
在敌国境内作战时的规律是:进入敌境越深,军队就越要专一;进入敌境越难,军心就越容易涣散。进入敌境作战的地域称为绝地;四通八达的地域叫作衢地;深入敌境后方的叫作重地;进入敌境不远的叫作轻地;背有险阻前有隘路的地域叫围地;无路可走的地域叫死地。因此,作战时在散地要统一军队意志;在轻地要使营阵紧密相连;进争地要使后续部队迅速跟进;过交地要谨慎防守;在衢地要巩固与列国的结盟;入重地要保障军需供应;经圮地必须迅速通过;陷入围地就要堵塞缺口;到了死地就要显示死战的决心。所以,士卒的心理变化规律是:被包围就会合力抵御,不得已时就会殊死奋战,陷于深重危难境地就会非常听从指挥。
 
因此,不了解列国诸侯的战略企图,就不能与之结交;不熟悉山林、险阻、沼泽等地形情况,就不能行军作战;不用当地人做向导,就不能得到地形之利。这些情况,如果有一项不了解,都不能算争王称霸的军队。真正强大的军队,进攻大国,行军迅猛得使敌国无法及时调动民众与集结军队;向敌人施以兵威,能使其盟国不能与之配合策应。因此,没有必要去争着同天下诸侯结交,也用不着在各诸侯国里培植自己的势力,只要能施展自己的战略意图,把兵威施加在敌人头上,就可以拔取敌人的城邑,摧毁敌人的国都。
 
施行破格的奖赏,颁布打破常规的号令,指挥全军上下就能如同指挥一个人一样。向部属布置作战任务,不要向他们说明意图;只告诉他们有利的条件,不必指出不利因素。把士卒置于危亡境地,才有可能转危为安;使士卒陷入死地,才有可能起死回生。只有使士卒深陷绝境时,才可能转败为胜。
 
所以,指挥作战的关键,在于摸清敌人的意图,迷惑敌人,然后集中精锐兵力攻击敌人的要害,这样即使奔袭千里也可斩杀敌将,这便是通常说的机智能成就大事。
 
因此,在决定战争方略的时候,就要封锁关口,废除通行符证,停止与敌国使节往来;朝廷要反复计议考虑战争计划。一旦敌人出现可乘之机,就要迅速乘机攻取。首先夺取敌人最重要的战略要地,但不要轻易与敌约期决战。要灵活机动,依敌情来决定自己的作战计划和行动。因此,在战前要静若处子,不露声色,诱使敌人放松警惕,门户大开;一旦开战则要动如脱兔,迅速异常,使敌人措手不及,无从抵抗。
 
【按语】
 
用兵作战的方法很多,对作战地点的认识是很重要的,孙武总结出六种作战的地点,又针对性地提出了对待的办法。同时孙武又提出了多变的理由,更重要的是对敌我双方官兵的心理也进行了分析,这是一篇最早的,也是最优秀的军事心理学专著。
 
【实例解读】
 
耿弇击一得二和隆美尔兵败北非
 
本篇主要讲的是依“主客”形势和深入敌方的程度等划分的九种作战环境及相应的战术要求,对环境的认识程度和应对措施不同,其结果也就会大不一样。
 
汉光武建武五年,东汉大将耿弇率部进军山东。他看到当时山东的西安(现山东淄博)城池很小,但很坚固;看到临淄很大,但却很好攻,于是他放出风来,要在五天之后进攻西安。西安守将张兰得到消息之后,派兵日夜守城。可是五天之后,耿弇兵发临淄城。临淄守城的将军张步一点防范也没有,看到大军来攻,当时就乱成一团。耿弇只用了半天就攻下了临淄,耿弇马上挥师西安。守将张兰吓得连夜便逃跑了,只用一战便收取了两城。耿弇手下的人都百思不得其解。耿弇对他们说:“我们如果先打西安,西安有备,我们就会久攻不下,这样在敌国之内对我们是很危险的。但先打无防备的临淄,这就要容易得多,临淄一破,西安的敌人就不敢和我们再打了,只好逃跑了。”
 
耿弇可以说是很会用兵的,而且在敌国作战方法得当,战术运用得对,还采用了心理战,所以能“击一而得二也”。同样是深兵作战,跟他相比,德国的隆美尔的命运就截然不同了。
 
1942年8月初,德军在北非的司令官隆美尔计划对英军展开攻势。他决定把进攻的方向选在阿拉曼防线的南端,认为那里英军兵力薄弱,攻击易于奏效。8月中旬,隆美尔开始调整部署,把部队秘密南移。英军将领蒙哥马利分析了敌情、地形,认为隆美尔对拉吉尔周围地形几乎不了解。拉吉尔地区的某些地方,沙层很厚,而且沙流很大,肯定不利于德军的装甲部队活动。于是蒙哥马利决定将隆美尔诱入拉吉尔地区歼灭之。为了诱使隆美尔上钩,英军一方面制造假情报,另一方面特意绘制了一张拉吉尔地图,注明该地区是硬地,对德军装甲部队有利,而且采取巧妙的方法使这张地图到达隆美尔手里。隆美尔得到这张地图,十分得意,认为自己原定的计划会大获成功,而对地图的来源和可靠性丝毫没有产生怀疑。
 
9月1日凌晨,隆美尔按计划对拉吉尔地区发起攻击。蒙哥马利早已严阵以待,把敌人一步步引入陷阱。不久德军进入流沙地区,几十辆坦克、装甲车、卡车在英军假地图上标明硬地的流沙中东倒西歪,挣扎前进。当士兵从车上下来推车时,立马遭到了英军几个飞行中队的战斗机的轮番轰炸和扫射,很快沙漠里到处都是燃烧的德军车辆。9月4日,隆美尔不得不下令从这一地区撤退,号称“沙漠之狐”的隆美尔至此一败涂地。
 
“违地用兵”乃是兵家大忌。选择有利的地形进行决战,就能掌握战争中的主动;相反,不利的地形则使作战难度增大。在地形不利的情况下,或避免作战,或引蛇出洞,使对方失去地利。隆美尔正是因为忽视了作战地形才导致惨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