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三篇 用间

【原文】
 
孙子曰:凡兴师十万,出征千里,百姓之费,公家之奉,日费千金。内外骚动(1),怠于道路(2),不得操事者,七十万家(3)。相守数年,以争一日之胜。而爱爵禄百金(4),不知敌之情者,不仁之至也,非人之将也,非主之佐也,非胜之主也。故明君贤将,所以动而胜人,成功出于众者,先知也。先知者,不可取于鬼神,不可象于事,不可验于度(5),必取于人,知敌之情者也。
 
故用间有五:有因间,有内间,有反间,有死间,有生间。五间俱起,莫知其道,是谓神纪,人君之宝也(6)。因间者,因其乡人而用之(7);内间者,因其官人而用之(8);反间者,因其敌间而用之(9);死间者,为诳事于外(10),令吾间知之,而传于敌间也(11);生间者,反报也(12)。
 
故三军之事,莫亲于间(13),赏莫厚于间,事莫密于间。非圣智不能用间,非仁义不能使间(14),非微妙不能得间之实(15)。微哉!微哉!无所不用间也。间事未发,而先闻者,间与所告者皆死(16)。
 
凡军之所欲击,城之所欲攻,人之所欲杀(17),必先知其守将、左右、谒者、门者、舍人之姓名,令吾间必索知之。必索敌间之间来间我者,因而利之,导而舍之(18),故反间可得而用也;因是而知之(19),故乡间、内间可得而使也;因是而知之,故死间为诳事,可使告敌;因是而知之,故生间可使如期。五间之事,主必知之,知之必在于反间,故反间不可不厚也。
 
昔殷之兴也,伊挚在夏(20);周之兴也,吕牙在殷(21)。故惟明君贤将,能以上智(22)为间者,必成大功。此兵之要,三军之所恃而动也(23)。
 
【注释】
 
(1)内外骚动:全国上下混乱不安。
 
(2)怠于道路:怠,疲惫、疲劳。运输军需物资的队伍因在路上辗转而疲惫不堪。
 
(3)七十万家:指大量民众不能正常地从事劳动,比喻兵事对正常农事的影响之大。曹操注:“古者八家为邻,一家从军,七家奉之。言十万之师举,不事耕稼者七十万家。”
 
(4)而爱爵禄百金:而,如果;爱,吝啬;爵,爵位;禄,俸禄。指吝啬爵位、俸禄和金钱而不肯封赏间谍。
 
(5)先知者,不可取于鬼神,不可象于事,不可验于度:这里指要做到事先知道敌人的情况有三个不可:一不可取于鬼神;二不可对事物进行机械类比推测。象,相像;三不可验证于天象星辰运转的“度”。验,应验。度,度数,指星辰的位置。
 
(6)五间俱起,莫知其道,是谓神纪,人君之宝也:俱,都;起,使用;道,途径,规律;神纪,神妙莫测的道理。纪,道,理。是说五种间谍同时都使用起来,使敌人觉得莫测高深,这是神妙的道理,是国君的法宝。
 
(7)因其乡人而用之:指利用敌国的普通人做间谍。因,凭借、根据,这里引申为利用。
 
(8)内间者,因其官人而用之:指收买敌国官吏做间谍。官人,指敌国官吏。
 
(9)反间者,因其敌间而用之:所谓反间,就是收买或利用敌方派来的间谍,使其为我所用。
 
(10)为诳事于外:诳,迷惑、欺骗。即故意向外散布虚假的情况,假装泄漏了机密,以欺骗、迷惑敌人。
 
(11)令吾间知之,而传于敌间也:指让我方间谍了解我所故意泄露的虚假情况,并传给敌人,使敌人上当。有的版本此句为:“令吾间知之,而传于敌也。”
 
(12)生间者,反报也:反,同“返”。指到敌方了解情况后,能活着返回报告情况。
 
(13)三军之事,莫亲于间:军队最亲信的人,无过于委派的间谍。
 
(14)非仁义不能使间:这里指如果吝啬爵禄和金钱,不能做到以诚相待,则无法用好间谍。
 
(15)非微妙不能得间之实:微妙,精细奥妙,这里指用心精细、手段巧妙;实,指实情。不是用心精细、手段巧妙的将领,不能取得间谍的真实情报。
 
(16)间事未发而先闻者,间与所告者皆死:间事,用间谍的事情;发,发轫,开始行动。用间谍的事情还没有开始行动,就预先被敌人知道了,那么间谍和知情者都要处死,以灭其口。
 
(17)军之所欲击:即“所欲击之军”,宾语前置。“城之所欲攻”,“人之所欲杀”句式同此。
 
(18)导而舍之:导,引导、诱导;舍,释放。对敌人派来的间谍设法诱导他,并交给其一定的任务,然后放他回去(为己所用)。
 
(19)因是而知之:指从反间那里得知敌人内情的意思。
 
(20)昔殷之兴也,伊挚在夏:商朝的兴起,是由于重用了在夏为臣的伊尹。
 
(21)周之兴也,吕牙在殷:周朝的兴起,是由于重用了在殷为臣的吕牙。
 
(22)上智:指具有很高智谋的人。
 
(23)三军之所恃而动也:恃,依靠。指军队要依靠间谍所提供的情报而采取行动。
 
【翻译】
 
孙子说:大凡兴兵十万,出征千里,百姓的耗费,国家的开支,每天至少耗资千金;国家内外动荡,民夫兵卒因往来奔波而疲惫不堪,不能安心从事耕作的人多达七十万家。这样相持多年就是为了争求有朝一日的胜利。如果最后却因吝惜爵禄和金钱,不肯用来重用间谍,以致不能掌握敌情而失败,那就是不仁到极点啊。这样的人不配做军队的统帅,不配做国君的辅臣,也不可能取得最后的胜利。英明的国君、贤能的将帅,之所以动辄就能战胜敌人,功业超越众人,就在于用兵作战之前便掌握了敌情。要事先了解敌情,决不能乞求鬼神的启示,也不能用相似的例子作类比推测,更不能从日月星辰运行的数理去验证,而只能从那些真正熟悉敌情的人那里去获取。
 
间谍的运用方式有“因间”“内间”“反间”“死间”“生间”五种。五种间谍一齐使用,使敌人无从捉摸我用间的规律,这就是使用间谍神妙莫测的方法,也正是国君克敌制胜的法宝。所谓“因间”,是利用敌国居民中的普通人做间谍;所谓“内间”,是指利用敌方的官员做我方的间谍;所谓“反间”,就是利用敌方派来的间谍,使之反过来为我效力;所谓“死间”,是指制造散布虚假情报,通过我方间谍将假情报传给敌间,诱使敌人上当。但事情一旦败露,这类间谍难免一死而被称为死间;所谓“生间”,是指能亲自活着回来报告敌情的间谍。
 
因此,对于统领三军、用兵打仗的国君和主将来说,三军之中没有比间谍更值得信赖的人了,军中的奖赏没有比奖赏间谍更优厚的了,军中的机密也没有比使用间谍更为机密的了。不是英明睿智的人不能任用间谍,不是仁义的人不能驱使间谍,不是谋虑精细的人不能分析判断间谍提供的情报真实性。微妙呀,微妙!在作战过程中无时无处不可以使用间谍。如果间谍工作还没有进行就泄露了用间的消息,那么,间谍和了解内情的人都要被处死。
 
凡是要攻打敌军,要攻占敌方城邑,要刺杀敌方某人,都必须预先了解敌方的守将、左右亲信、传达报告的官员、守门的官吏以及门客幕僚诸人的相关情报,而想要知道这一切就要指令我方间谍去侦察清楚。
 
对于敌人派来的刺探我方情报的敌方间谍,也必须把他们搜查出来,之后再用优厚的待遇和金钱来收买他们,对他们进行引诱开导,再放他们回去,这样就可以使他们成为反间,为我所用了。通过反间了解敌情,就能培植、利用因间和内间了;同样,根据反间提供的情报,就能让死间传播假情报给敌人了;由于从反间那里了解了敌情,避开了危险,生间也就可如期回报。这五种间谍的情况,君主都必须了解掌握,而了解情况的关键在于利用反间,所以对反间不可不给予优厚待遇。
 
以前,殷商的兴起,是因为商汤重用了在夏朝为臣、了解夏朝情况的伊尹;周朝的兴起,是由于周武王重用了了解商朝情况的姜子牙。因此,明智的君主,贤明的将帅,若能使用很有智谋的人做间谍,一定能取得极大的成功。这是用兵作战的关键,是军队行动的依靠。
 
【按语】
 
孙武讲到的五种用间的方法,可以说是非常全面的。用间的办法看起来是五种,但是用起来却是千变万化的,这就要看你会不会使用。用间从古代的时候起就不仅仅局限于战争,在外交和经济的各个方面都被广泛地使用,并出现了大量的用间的兵书和谋略,36计中也有专门的反间计。
 
【实例解读】
 
岳飞反间废刘豫
 
间谍的任务之一,就是设法挑唆敌营内部互不信任;反间则是利用敌人离间我方的阴谋,再转而对敌使用。反间的使用隐藏着很大的风险和危机,有时候需要经过长时间的准备和谋划,而有时候却具有一定的偶然性,既可能会忽然降临,也可能会转瞬即逝,这就要求必须抓准时机,实施反间计。
 
岳飞不但作战有方,且计谋很多,常常出敌不意,他就多次运用反间计,并每每都有收获。
 
南宋建安二年,金军南侵,兵围济南,知府刘豫杀害抗金将领关胜降金,两年后被金主封为大齐国傀儡皇帝。
 
岳飞当时驻师江州(今江西九江),得知金太祖第四子宗弼(即金兀朮)非常讨厌刘豫。认为可以利用两人的矛盾,铲除刘豫。
一天,岳飞军抓到金兀朮手下的一个谍报人员,岳飞佯装认识他,大声责备他说:你不是我军中的张斌吗?我从前派你去齐国送信,刘豫答应今年冬天以联合出兵长江为借口将四太子诱来清河(今河北清河县西),你为何一去不返?那间谍听到这里以为是岳飞认错了人。为了保全性命,间谍顺水推舟冒认了张斌,哀求岳飞饶命。
 
岳飞见间谍上钩,赶紧写了一封信给刘豫,上面写着密谋诛杀金兀朮的计划。接着岳飞对间谍说:我现在饶你一次,给你立功机会,再到齐国去。于是把间谍大腿割开放入蜡封密信,警告他不可泄露。间谍回去后,把信交给金兀朮,兀朮大为吃惊,立即送交给金主完颜晟。正好此时,有人报告刘豫与南宋宰相暗地有来往,可能相约图金。完颜晟深信不疑,即刻将刘豫逮捕起来,囚于金明池。伪齐政权从此告终,岳飞的反间计也因此大获成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