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篇 虚实

【原文】
 
孙子曰:凡先处战地而待敌者佚,后处战地而趋战(1)者劳。故善战者,致人而不致于人(2)。能使敌人自至者,利之也;能使敌人不得至者,害之也。故敌佚能劳之,饱能饥之,安能动之。
 
出其所不趋(3),趋其所不意。行千里而不劳者,行于无人之地也(4)。攻而必胜者,攻其所不守也;守而必固者,守其所不攻也。故善攻者,敌不知其所守;善守者,敌不知其所攻。微乎微乎,至于无形;神乎神乎,至于无声,故能为敌之司命。
 
进而不可御者(5),冲其虚也;退而不可追者,速而不可及也。故我欲战,敌虽高垒深沟,不得不与我战者,攻其所必救(6)也;我不欲战,虽画地而守(7)之,敌不得与我战者,乖其所之(8)也。
 
故形人而我无形(9),则我专而敌分。我专为一,敌分为十(10),是以十攻其一也,则我众而敌寡。能以众击寡者,则吾之所与战者,约矣。吾所与战之地不可知,不可知,则敌所备者多;敌所备者多,则吾所与战者,寡矣。故备前则后寡,备后则前寡,备左则右寡,备右则左寡,无所不备,则无所不寡。寡者,备人者也;众者,使人备己者也。
 
故知战之地,知战之日,则可千里而会战。不知战地,不知战日,则左不能救右,右不能救左,前不能救后,后不能救前,而况远者数十里,近者数里乎?
 
以吾度之,越人(11)之兵虽多,亦奚(12)益于胜哉?故曰:胜可为(13)也,敌虽众,可使无斗
(14)。
 
故策(15)之而知得失之计(16),作之而知动静之理,形之而知死生之地,角之而知有余不足之处(17)。
 
故形兵之极,至于无形。无形,则深间不能窥(18),智者(19)不能谋。因形而措胜于众,众不能知。人皆知我所以胜之形
(20),而莫知吾所以制胜之形,故其战胜不复(21),而应形于无穷。
 
夫兵形(22)象水,水之形避高而趋下,兵之形避实而击虚(23);水因地而制流,兵因敌而制胜。故兵无常势,水无常形。能因敌变化而取胜者,谓之神。故五行无常胜,四时无常位,日有短长,月有死生。
 
【注释】
 
(1)趋战:仓促应战的意思。趋,疾行、奔赴。
 
(2)致人而不致于人:致,引来,这里是调动的意思。致人,就是调动敌人;不致于人,就是不被敌人调动。
 
(3)出其所不趋:出兵要指向敌人无法急救的地方,也就是击其空虚的意思。汉简《孙子兵法》此句作“出于其所必趋”,《太平御览》等此句作“出其所必趋”,均为“攻其必救”之意。
 
(4)行千里而不劳者,行于无人之地也:行军千里而不疲劳的,是因为行进在敌人没有设防的地区。汉简《孙子兵法》作:“行千里而不畏,行无人之地也。”
 
(5)进而不可御者:进攻而敌人不能抵御。汉简《孙子兵法》作:“进而不可迎者。”
 
(6)攻其所必救:攻击敌人必须要救援的要害之处,以便调动敌人。
 
(7)画地而守:指不设防就可以守住,比喻非常容易。
 
(8)乖其所之:即改变敌人的去向,把它引向别的地方去。乖,违背、背离,这里是改变的意思;之,这里作“往”字讲。
 
(9)形人而我无形:第一个“形”是动词,第二个“形”是名词。形人,就是设法把敌人的内部情况显现到外形上来,也就是用各种侦察手段察明敌情,或使敌人暴露;我无形,就是隐蔽自己的行动和意图,使敌人看不出我军形迹。
 
(10)我专为一,敌分为十:我军兵力集中在一处,敌人兵力分散在十处。汉简《孙子兵法》作:“我榑而为壹,敌分而为十。”
 
(11)越人:即越国人。越,春秋时国名,亦称于越,建都会稽(今浙江绍兴)。
 
(12)奚(xī):疑问词,何的意思。
 
(13)胜可为:指胜利是可以争取到的。孙子在《形篇》中说:“胜可知而不可为”,是说胜利可以预知,但不能凭主观愿望去取得,必须具备一定的条件才行。此处又说“胜可为”,是说在具备一定条件的基础上,能够通过将帅巧妙的指挥取得胜利。不难看出,这两句包含有朴素的辩证法思想。
 
(14)可使无斗:可以使敌人兵力分散而无法用全力与我交战。
 
(15)策:策度、筹算,这里是根据情况分析判断的意思。
 
(16)得失之计:这里指敌人作战计划的优劣长短。
 
(17)角之而知有余不足之处:角、角量、较量,这里指进行试探性的进攻。此句是说,经过试探性进攻,就可了解敌人兵力部署的虚实情况。
 
(18)无形,则深间不能窥:深间,指深藏于我方内部的间谍。因我虚实不露,变化无穷,所以深间也无法窥测;深间,也有人解释为高明的间谍。
 
(19)智者:这里指狡猾的敌人。
 
(20)形:形态,这里指作战的方式、方法。
 
(21)战胜不复:指作战方法灵活多变,每次取胜的方法都不重复。
 
(22)兵形:用兵的规律。形,方式、方法,这里是指有规律的意思。
 
(23)避实而击虚:指避开敌人实力雄厚之处,攻击其空虚薄弱的地方。
 
【翻译】
 
孙子说:两军交战,大凡先期到达战地能占据主动、安逸从容待敌,而后到达战地就会紧张、劳顿。因此,善于指挥作战的人,总是设法调动敌人而不被敌人所调动。
 
能使敌人自动来到我军预设战场,是诱敌以利的结果;使敌人不能先到达其预定战场,则是相逼以害。所以,敌人若安逸闲适,我们就烦而扰之,使其疲倦;敌人若粮草充足,我们就设法使其饥困;敌人若安守自固,我们就挑衅骚扰,使其不得安宁而动。
 
在敌人无法紧急救援的地方出击,在敌人意想不到的条件下进攻。行军千里而不致劳累,是因为行进在敌人没有设防的地区;进攻之所以必然取胜,是因为进攻敌人疏于防备的区域;防守之所以能固若金汤,是由于防守在敌人无力进攻的地方。所以,善于进攻的人,能使敌人不知如何防守;善于防守的人,能使敌人不知如何进攻。真精妙啊!精妙到无形可窥的境界;真神奇啊!神奇到不露一丝声息的程度,如此才能成为敌人命运的主宰者。
 
进攻时,敌人无法抵御,那是攻击了敌人兵力空虚的地方;撤退时,敌人无法追击,那是行动迅速敌人无法追上。因此,我军若想决战,敌人即使有高墙深壕可以据守,也不得不出来应战,因为我军攻击的是敌人必须救援的要害之处;我军若不想交战,哪怕是画地而守,敌人也无法与我军交战,这是因为我军已设法改变了敌军进攻的方向。
 
因此,设法使敌人显露形迹而我军则藏而不露,这样我军便可以集中兵力而使敌军兵力分散。如果我军兵力集合于一点,而敌军兵力分散为十处,那我军就是用十倍于敌的兵力去攻打敌军,这样,在局部战场上便可形成我众敌寡的绝对优势。既然能造成以众击寡的有利态势,那么敌军也就难有作为了。我军与敌人决战的地点,事先不可使敌人知道,敌人不知道决战的地点,就会多处分兵设防守备;敌人设防的地方多了,兵力就会分散,那么,能够与我军在特定的地点直接交战的敌军就少了。因此说,着重防备前方,后方就薄弱;着重防备后方前方就薄弱;着重防备左翼,右翼就薄弱;着重防备右翼,左翼就薄弱;无处不防备,那就无处不薄弱。敌军兵力薄弱的原因是兵力分散;我军形成兵力集中的优势在于迫使敌人分散兵力防备我军。
 
所以,只要预知交战地点和交战日期,即使行军千里也可以与敌人交战;倘若不知道交战地点,也不知交战时间,仓促遇敌,则会致使左翼难救右翼,右翼也难救左翼;前军难救后军,后军难救前军,何况近的相隔数里,远的更是相距数十里,如何能够应付自如?
 
依我的分析来看,越国的兵力虽然很多,但对争取战争胜利又有何补益呢?所以说,胜利是可以创造的。敌军的兵力虽多,却可以使之分散而无法有效地参加战斗。
 
因此,通过仔细分析可以判断敌人作战计划的优劣得失;通过侦察刺探可以了解敌军的活动规律;通过示形诱敌可以了解敌军虚实备虞;通过试探性进攻,可以探明敌方兵力布置的强弱多寡。
 
示形诱敌的方法运用得极其巧妙时,就能使我军如同隐形一般,不露一点形迹。到这种境地,即使是潜伏再深的间谍也窥探不到我军的底细,再怎么足智多谋的敌军将领也都无计可施。根据情况灵活运用示形而取胜,即使把胜利摆在众人面前,众人也不知其中的奥妙。人们只知我军克敌制胜的方法,却不知道我军是怎样运用这些方法来制胜的。取得了胜利,不要重复使用老战术,而应该根据情况灵活使用,示形的方法是无穷无尽的。
 
所以说,用兵的规律如同水的流动。水不向高而向低流,用兵则是避开敌军的主力或者防守牢固之处,攻击其薄弱环节。水因地势的高低而决定流向,用兵则要根据不同的敌情来采用不同的制胜之策。所以用兵作战没有一成不变的态势或一定之规,正如流水没有固定的形状和去向。能随着敌情发展变化而采取灵活变化的措施取胜的人,才能说是用兵如神。因此,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五行相生相克,没有哪一个永远占据优势;四时轮回更替,没有哪个季节会永远固定不变。白天有长有短,月亮有圆也有缺。
 
【按语】
 
本篇从时空因素的掌握说起,强调争取主动和掌握主动的重要性,重点是“因敌制胜”,论述在战争中要有“避实而击虚”,“因敌而制胜”作战的指导思想,不要拘泥常规。
 
孙子形象地把用兵方略比作流水,事实正是这样,作战像水运动的规律,避开高处而向下奔流。用兵应根据敌情,避开敌人坚固的地方而攻击其弱点;水因地势而决定它的流向,用兵要根据敌情去决定取胜的计策。而要掌握具体方法,就必须把握以下几个要点。
 
第一个要点是“形人而我无形”。
 
在战争中要想把握机会,制敌取胜,必须弄清敌人虚实,对敌人的情况了解得越细、越多、越具体,排兵布阵上就会越有的放矢。在此同时,还要注意把自己的虚实隐藏起来,陷对手于盲目瞎马的境地,如果能做到这一点,可以说即使还未交战但双方的胜负已定了。
 
“避实而击虚”是本篇的第二个要点。
 
了解了敌人的虚实,还要有正确的战法,以硬碰硬,以刚克刚的战法,不是高明的战法。高明的战法就是“避实击虚”,避开敌人的优势火力、优势兵力,在他最薄弱的地方下手,这才是真正的胜敌之道。
 
“故敌佚能劳之,饱能饥之,安能动之”,使敌人“由实变虚”,则是本篇最为精彩的华章,也是需要论及的第三个要点。
 
前面的两个要点,一般的军事家都会懂得,也都知道怎样去做,唯有这一要点,是最困难的,要让敌人听从自己的指挥,把敌人拖瘦、拖垮,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指挥艺术的高超,就显示在这些地方。
 
最后,孙子还强调,“兵无常势,水无常形”。也就是说,在战争中没有固定不变的战法,也没有一成不变的用兵方略,只有根据敌情的变化,依据战争中敌我双方的具体情况,正确地确定作战方略的指挥员,才是百战百胜的“战争之神”。
 
【实例解读】
 
钟表王国的反击
 
“避实击虚”和“避重就轻”含义相近,指的都是为了保存实力,避开与敌人正面交锋,而另辟蹊径,以求败部复活的意思。在本身的实力不如对手时,最佳的应对策略就是避实击虚。在现在商业活动中,虽然有时候不能像战场上那样避开“敌人”,但是,可以根据自己的特点,采用以己之长击“敌”之短的战术,做到“敌”无我有,“敌”有我优
 
。瑞士的钟表制造业历史悠久,产品质地精良,种类繁多,在国际市场上长期称霸,是举世公认的“钟表王国”。瑞士生产的钟表原来全是机械表,随着电子工业的发展,日本率先把电子技术应用于钟表,生产出石英电子手表。这种电子表较机械表准确,而且价廉物美。电子手表一出现在市场上,便立刻受到顾客的青睐,几乎是一夜之间,瑞士手表便失去钟表业的霸主地位,取而代之的是日本石英电子表。瑞士的钟表公司纷纷破产倒闭,这在钟表业引起了一片哗然。
 
但瑞士毕竟是钟表大国,钟表制造业的人才济济。当时世界上的手表都在减少厚度,日本电子表的厚度仅有2.5毫米,瑞士人用灵巧的双手又把手表的厚度降到不足1毫米,使世界同业望尘莫及。
 
经过十年的艰苦奋斗,瑞士又夺回了钟表业的王冠,而且为了保住这顶王冠,瑞士的制表商竭力提升瑞士表的威望,发挥瑞士工匠特有的精湛技艺,不断使机械手表锦上添花。(19)(86)年,他们利用阿尔卑斯山花岗岩的优美色彩和纹理,研制出举世无双、绚丽斑斓的岩石手表,既含有石器时代的古朴,又显示当代的浪漫,因而受到人们喜爱,并且把钟表制造技术提高到别人难以超越的高度。
 
两强相斗谁能避开对手的强点而攻击其弱点,谁就取得了主动权。因此,历代兵家都十分注重避实就虚的策略,并且竭力掩饰自己的弱点,发扬自己的长处。精明的经营者也要明察虚实,决策进退,要避市场饱和之实,探市场潜在之虚;避竞争对手占领之实,击对手未涉及之虚,探索未来科技发展的趋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