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篇 行军

【原文】
 
孙子曰:凡处军相敌(1),绝山依谷(2),视生处高,战隆无登(3),此处山之军也。绝水必远水(4)。客绝水而来,勿迎之于水内,令半渡而击之(5),利;欲战者,无附于水而迎客;视生处高,无迎水流(6),此处水上之军也。绝斥泽,唯亟去无留(7);若交军于斥泽之中,必依水草而背众树,此处斥泽之军也。平陆处易(8),右背高(9),前死后生(10),此处平陆之军也。凡此四军之利(11),黄帝之所以胜四帝也。
 
凡军好高而恶下,贵阳而贱阴。养生而处实(12),军无百疾,是谓必胜。丘陵堤防,必处其阳而右背之,此兵之利,地之助也。上雨,水沫至(13),欲涉者,待其定也。凡地有绝涧、天井、天牢、天罗、天陷、天隙(14),必亟去之,勿近也。吾远之,敌近之;吾迎之,敌背之。军旁有险阻、潢井、葭苇(15)、林木、蘙荟(16)者,必谨覆索之,此伏奸之所处也(17)。
 
敌近而静者,恃其险也;远而挑战者,欲人之进也;其所居易者,利也(18);众树动者,来也;众草多障者,疑也(19);鸟起者,伏也;兽骇者,覆也(20);尘高而锐者,车来也;卑而广者,徒来也(21);散而条达者,樵采也;少而往来者,营军也(22);辞卑而益备者,进也(23);辞强而进驱者,退也(24);轻车先出居其侧者,陈也;无约而请和者,谋也;奔走而陈兵者,期也;半进半退者,诱也;杖而立者,饥也;汲而先饮者,渴也;见利而不进者,劳也;鸟集者,虚也;夜呼者,恐也;军扰者,将不重也;旌旗动者,乱也;吏怒者,倦也;杀马肉食者,军无粮也;悬缻(25)不返其舍者,穷寇也;谆谆翕翕(26),徐与人言者,失众也;数赏者,窘也(27);数罚者,困也(28);先暴而后畏其众者,不精之至也;来委谢者,欲休息也。兵怒而相迎,久而不合,又不相去,必谨察之。
 
兵非贵益多也,唯无武进(29),足以并力、料敌、取人(30)而已。夫唯无虑而易敌者,必擒于人(31)。
 
卒未亲附而罚之,则不服(32),不服则难用也。卒已亲附而罚不行,则不可用也。故令之以文,齐之以武(33),是谓必取。令素行以教其民,则民服;令素不行以教其民,则民不服。令素行者,与众相得也。
 
【注释】
 
(1)处军相敌:处,处置、部署。相敌,指观察判断敌情。相,观察。指行军作战中军队在各种地形上的处置要领。
 
(2)绝山依谷:绝,横渡、穿越,这里是通过的意思。指行军通过山地,要靠近有水草的谷地。
 
(3)战隆无登:隆,高地;登,攀登。敌人占据高地,不宜从正面去仰攻。
 
(4)绝水必远水:绝水,横渡江河;远水,远离江河。要在离河水稍远的地方驻扎,不要在江河中迎击而要等其渡过一半时再进攻。
 
(5)半渡而击之:乘敌军部分已渡、部分未渡的时候予以攻击。这时敌首尾不接,行列混乱,攻击比较有利。
 
(6)视生处高,无迎水流:迎,逆。是说不要让敌人居上游,我军居下游。
 
(7)绝斥泽,唯亟去无留:斥,盐碱地带;泽,沼泽。是说通过盐碱、沼泽地带,要赶快离开。
 
(8)平陆处易:平陆,平原地带;易,平坦。在平原地带驻军,要选择地势平坦、便于车战的地方设营。
 
(9)右背高:右,上,古时以右为上。一说,以背靠高地为上;也有说,指右翼要依靠高处。
 
(10)前死后生:前低后高。死,这里是低的意思;生,这里是高的意思。《淮南子地形训》:“高者为生,下者为死。”
 
(11)凡此四军之利:指上述山、水、斥泽、平陆四种地形条件下的处军原则。
 
(12)养生而处实:养生,指物产丰富,便于生活的地方;实,坚实,这里指地势高的地方。军队要驻扎在便于生活和地势较高的地方。
 
(13)上雨,水沫至:上,指上游。上游下暴雨,爆发洪水。汉简《孙子兵法》作:“上雨水,水流至。”
 
(14)绝涧、天井、天牢、天罗、天陷、天隙:绝涧,指两岸峭壁,水流其间的地形。涧,两山间的流水;天井,指四周高峻,中间低洼的地形;天牢,指山险环绕,易进难出的地带;天罗,指荆棘丛生,难于通过的地带;天陷,指地势低洼、泥泞易陷的地带;天隙,指两山之间狭窄的谷地。曹操注:“山深水大者为绝涧,四方高中央低为天井,深山所过若蒙笼者为天牢,可以罗绝人者为天罗,地形陷者为天陷。山涧道迫狭、地形深数尺、长数丈者为天隙。”
 
(15)潢井、葭苇:潢井,低洼地;葭苇,芦苇。指长满芦苇的低洼地带。
 
(16)林木、蘙荟:指草木长得很繁茂的山林地带。蘙荟,草木长得很茂盛。
 
(17)必谨覆索之,此伏奸之所处也:覆,反复;索,寻找,搜索;伏奸,埋伏敌人,隐藏奸细。必须仔细、反复搜索,这些是埋伏敌军,隐藏奸细的地方。
 
(18)其所居易者,利也:指敌军之所以不居险要而居平地,定有它的好处和用意。
 
(19)众草多障者,疑也:在杂草丛生的地方设有许多遮蔽物,是敌人企图迷惑我。
 
(20)兽骇者,覆也:见到兽类惊骇猛跑,定是敌军大举来袭。覆,覆盖。曹操注:敌广陈张翼,来覆我也。
 
(21)卑而广者,徒来也:卑,位置低下;徒,步卒。飞尘低而宽广的是敌人步卒正在开来。
 
(22)少而往来者,营军也:指飞扬的尘土少而时起时落的,是敌军察看地形、准备安营扎寨。
 
(23)辞卑而益备者,进也:辞,同“词”,即言词;益,更加。指敌人派来的使者言词谦卑,而实际上却加紧备战,要向我进攻。
 
(24)辞强而进驱者,退也:指敌人派来的使者言词强硬,并在行动上摆出进逼的架势,这往往是撤退的征兆。
 
(25)悬缻:缻,同“缶”,汲水的瓦器,这里泛指炊具。
 
(26)谆谆:谆谆,叮咛;翕翕:聚合。士卒聚集在一起低声议论。
 
(27)数赏者,窘也:敌军一再犒赏士卒,说明已没其他办法。
 
(28)数罚者,困也:敌军一再处罚士卒,说明已陷入困境。
 
(29)武进:恃勇轻进,即冒进的意思。
 
(30)并力、料敌、取人:并力,合力,这里指集中兵力;料敌,分析判断敌情;取人,指战胜敌人。
 
(31)无虑而易敌者,必擒于人:易,轻视。无深谋远虑而又轻视敌人的人,势必会成为敌人的俘虏。
 
(32)未亲附而罚之,则不服:将领在士卒还未亲近依附于他时,就处罚士卒,士卒就一定不服。亲附,亲近依附。
 
(33)令之以文,齐之以武:文,这里指政治、道义;武,这里指军纪、军法。这句是说,用政治、道义来教育士卒,用军纪、军法来统一步调。
 
【翻译】
 
孙子说:在各种不同地形上布置军队和观察敌情的时候,应当注意以下几个方面:通过山地时,要选择有水草的山谷穿行,要在居高向阳的地方驻扎,不要仰攻居高临下的敌人,这就是在山地部署军队的原则。横渡江河后要在离江河稍远处驻扎;敌人涉水而来不要在江河中迎击,而要等他们渡过一半左右时再进攻,这样才比较有利;如果要同敌人决战,不要紧靠水边列阵;在江河地带扎营,也要居高向阳,不要面迎水流,这是在江河地带部署军队的原则。通过盐碱沼泽地带,要迅速通行,不可停留;如果此时碰上敌人,那就必须靠近水草而背靠树林,这是在盐碱沼泽地带部署军队的原则。在平原上应占领开阔地域,而侧翼要依托高地,前低后高,这是在平原地区部署军队的原则。掌握以上这四种部署军队的原则并能成功应用,这就是黄帝之所以能战胜其他四帝的原因。
 
大凡驻军总是喜欢干燥的高地,避开潮湿的洼地;重视向阳之地,避开阴暗之地;靠近水草丰茂、军需供应充足的地方,安营在地势高、平实的地方将士百病不生,这样胜利才有保证。在丘陵堤防地带行军,必须要占据向阳的一面,并且主要侧翼也要背靠向阳的一面。这些措施之所以对用兵作战有利,是由于充分发挥了地形的辅助作用。上游降雨,突发洪水,不要涉水过河,应等水势稳定之后再行动。凡是遇到或通过“绝涧”“天井”“天牢”“天罗”、“天陷”“天隙”这几种地形,必须迅速离开,千万不要停留。我军要远离这些地形,而让敌人去靠近它;我军应面向这些地形,而让敌人背靠它。驻军附近若有山险水阻、坑坎沼泽、茂盛的芦苇和浓密的森林,必须反复仔细搜索,这些都是敌人可能设下埋伏和隐藏奸细的地方。
 
敌人逼近而能保持安静,是因为占据着险要地形;敌人远道而来向我们挑衅,是想引诱我军前进;敌人不抢占险要地形而在平地驻扎,这其中肯定有对其有利之处;许多树木摇动,是敌人伐木开路,隐蔽来袭;草丛中有许多障碍物,是敌人布下的疑阵;群鸟惊飞,是下面有伏兵;野兽惊骇奔逃,是敌人大举突袭;尘土高扬而锐直,是敌人的战车大举驰来;尘土低矮而宽广,是敌人的步兵在行进;尘土疏散飞扬,是敌人正在曳柴而走;尘土较少且时起时落,是敌人正在安营扎寨。敌人的使者措辞谦卑却又在加紧备战的,是准备进攻;措辞强硬而又摆出进攻架势的,则是准备撤退;敌人的轻车先出动,部署在两翼的,是在布兵列阵;敌人尚未受挫而主动请求讲和的,是另有阴谋;急速奔跑并排兵列阵的,是企图约期同我军决战;欲进不进、欲退不退的,是企图引诱我军中计。敌兵斜倚着兵器站立,是饥饿的表现;供水兵打水自己先喝,是干渴的表现;见有利可图而不进兵夺取,是疲劳的表现;营寨上空飞鸟聚集,说明下面是空营;敌人夜间惊叫,是恐慌的表现;敌营惊扰纷乱,是敌帅没有威严的表现;敌军旌旗摇动不整,是军纪不严队伍混乱的表现;敌人军官易怒,是军队疲惫的表现;敌人杀马吃肉,是缺乏粮食的表现;炊具悬置不用,士兵不回营房休息的,是要拼死的穷寇;敌帅低声下气同部属讲话,说明他已丧失人心;不断犒赏士卒,表明敌军处境窘困;不断惩罚部属,说明敌军无计可施;先粗暴凶狠后又害怕部属的,是最不精明的将帅;敌人派使者来送礼言好是想休兵息战;敌人乘怒而来,但久不交锋又不撤退的,必须要谨慎观察他的企图了。
 
作战不在于兵力越多越好,只要不轻敌冒进,能够集中兵力、判明敌情、取得部下的信任和支持,那就足够了。那种既没有深谋远虑,又自负轻敌的人,必定会被敌人俘虏。
 
士卒尚未亲近归附就执行惩罚,那他们便会不服,不服就很难指挥;士卒已经亲近归附,但如果不执行军纪军法,也无法指挥他们作战。所以,要用怀柔宽仁的政策使他们思想统一,用军纪军法使他们行动一致,这样必定会取得士卒的敬畏和拥戴。平时严格贯彻执行法令,士卒就能养成服从法令的习惯;如果平时法令得不到贯彻执行,士卒就会养成不服从法令的习惯。平时的法令能得到贯彻执行,这表明将帅与士卒之间相处融洽,互相信任。
 
【按语】
 
行军是用兵的重要策略,古代战争讲求进退自如,而现代战争则有了运动战。所以说,行军、处置和判断敌情乃是用兵的三项重要法则。
 
【实例解读】
 
齐威王赏罚分明
 
公元前615年,秦军进攻晋国,久战不胜,决定撤兵。在此之前,秦国派出了一个能说会道的使者来到晋营,秦国使者言辞十分激烈,并约晋军过两日在营前决一死战。晋军军师识破了秦军的计谋,建议连夜出兵,截击秦军。可是晋军统帅不以为然,当夜派人去探,才发现秦军已全军安全撤走了。
 
这种由于统帅不察而失去战机的例子,比比皆是。而明察和正确的赏罚制度对队伍管理、提升军队战斗力尤为重要。
 
战国初期,齐国的齐威王即位之初,把治国的政事委托给卿大夫。过了九年,国家治理得并不好,诸侯接连前来侵略齐国。于是齐威王亲揽大权,对大臣亲自考核。
 
他召见了即墨的大夫,对他说:“自从你到即墨上任后,毁谤你的话天天传来。然而我派人到即墨去视察,看到田野开辟,百姓富足,官吏清闲无事,国家东部因而很安定。可见你是从不贿赂我身边的人来求他们为你帮忙的!”于是,齐威王赏给他万家的赋税。
 
齐威王又召见了阿邑的大夫,对他说:“从前赵国攻打-邑,你不去援救,卫国攻取薛陵时,你完全不知道。可见你是用了大量的钱财贿赂了我身边的人,求他们为你说了不少好话。”齐威王下令杀死了阿邑的大夫,对他身边曾经接受贿赂为阿邑大夫说好话的人,也予以严惩。
 
齐威王用人赏罚分明,奖优罚劣,使齐国实现了大治。后来他领兵打败了来犯的赵、卫、魏等国,称王三十六年,比周围其他国家都富强。